Nocat

一个想要好好学习的初三党🐱

很想养一只猫但是现在还是没有猫🐱

想和一些小伙伴一起学习👻

别问我的id是怎么回事,就是想抒发一下没有猫的愁绪。。。

emmmm喵~🐱

【曦瑶】阴虎符去哪儿?(六·完结)

九十九屋灼华:

24——

魏无羡利用阴虎符操控走尸,让大伙平安下了乱葬岗。

如今百家一门心思都在那个魔界之人身上,倒没在怎么顾及魏无羡,除了当年二十余个真正和魏无羡有仇的,其他人对他的脸色反而好了不少。

还夸赞他使用阴虎符比那魔界妖人,厉害到不知哪里去,顺带着辱骂贬低姚昔毅。听得魏无羡一阵无语。

同姚昔毅一起来的姚家门生也被看管起来,虽然他们声称自己毫不知情。

聂怀桑瞄了眼金光瑶,便开口道:“现在我们怎么办?这里离江家最近,不如我们去江家休整一下?”说着做出一副完全不想再走路的模样看着江澄。

金光瑶垂下眼眸,果然江家还有人在等着他吗?

而江澄看着魏无羡,刚想冷笑。蓝曦臣就抢先一步说道:“阿瑶在来之前派人控制住姚家了,江家与姚家都在云梦,从这里出发应该差不多。我们还是先查看下姚家还有没有可疑的地方要紧吧?”

蓝启仁点头:“没错,现在可是事关我等修真者生死存亡,不可怠慢啊,不可怠慢。”

最德高望重的蓝老先生都发话了,大家也只好乘船去往姚家。

船上,夕阳将金光瑶和蓝曦臣的影子拉得老长,在他们周身也镀上一层金边。

金光瑶看着蓝曦臣的侧脸发呆。

蓝曦臣面上又是一红,只是在晚霞的映衬下不那么明显:“阿瑶做什么又看着我?”

“二哥灵力恢复了吗?”

“嗯,差不多了。”

金光瑶点头,这下万一有什么突发状况他二哥也可以应付了。

“……”金光瑶眼上的睫羽轻轻扇了两下,咬过下嘴唇,又问道,“二哥,如果你的生命到了最后一刻,你会做什么?”

蓝曦臣心脏开始不安地鼓动,他今天总是会有种莫名的无措与恐惧,总是觉得他的阿瑶会在这一天离他而去。

但他不该有这样的感觉,危机都解除了,魏公子也不被百家厌恶;忘机与他气氛越来越好;阿瑶也迷途知返,答应和自己一起回蓝家了;

这一切都不应该让他有这样的感觉。

蓝曦臣深呼吸一口气,道:“不知道,也许会做自己以前最想做又不敢做的事吧。”

金光瑶顿时被泪光模糊了双眸,他忍下心中不舍的酸楚与即将跳出这一轮回的释然,转身面对蓝曦臣,含泪浅笑。

“我也是这么想的。”

语毕,他踮起脚尖,双手一勾,把蓝曦臣的脖子压下,不顾蓝曦臣因惊讶而瞪大地双眸,将他们的唇紧贴在一起。

这时,身边穿来一阵吸气声,但金光瑶也没有松手。

我就是太过顾忌旁人的目光,太顾忌二哥的目光,所以从没把这份心意透露半分。

金光瑶轻咬上蓝曦臣透着丝丝凉意的唇瓣。

身处修罗的我又怎么敢肖想如此圣洁的你,纵使身死千百次,我对你那份污浊的爱意也不曾死去。

金光瑶舌尖舔过蓝曦臣对的牙关。

事到如今,拼尽全力的我以一个不那么恶心的姿态死去,希望如此便不会给你留下太过难堪的回忆。

就在金光瑶放下脚后跟,打算分开与蓝曦臣紧贴的双唇时,蓝曦臣一手揽过他的腰,夺过主动权,用近乎于凶狠的力度含住他的唇舌。

得到回应的金光瑶在同时,眼底摇摇欲坠的泪珠宛如断线似的垂落,双臂挽过蓝曦臣的脖子将自己送上去与之交缠。



25——

那群小孩急匆匆地跑进蓝忘机和魏无羡那艘船的船舱里。

魏无羡正在出言‘调戏’蓝忘机,被打断了也不恼,笑嘻嘻地问:“怎么,不是说去泽芜君那艘船上去不打扰我们吗,怎么又回来了?”

小孩们一个个脸通红。蓝思追嘴里更是念叨着:“非礼勿视,非礼勿视……”

“???”魏无羡一脸茫然地看向蓝忘机。虽然蓝忘机依旧是那副不行于色的面瘫脸,但是也是一头雾水。

金凌更是叫起来:“不可能!不可能!我小叔叔怎么可能变成断袖了?一点是泽芜君勾引他的!”

蓝忘机一愣,眉头又有像中间聚拢的倾向。

蓝思追看出蓝忘机神色不善,也不清楚到底是不是金凌刚才的话惹得他不高兴了,但也还是制止金凌火上浇油:“好了阿凌,别说了!”

金凌一听到蓝思追的声音就立刻炸毛了:“谁准你叫我阿凌的!只有我舅舅和小叔叔才可以这么叫我!你们……你们蓝家人太可怕了!”

说完金凌抄着岁华,左脚绊右脚地往江澄的船那边跑了,颇有点落荒而逃的意味。

“看吧这些孩子吓得,你哥和金光瑶干什么了?怎么就断袖了?”魏无羡笑着问,突然灵光一闪,笑容逐渐猥琐,“你说,他们该不会在那什么吧!我早就看出来他们之间不大对劲!”

这说得蓝忘机越发的坐立不安,他向来不喜金光瑶的处世风格,更别说虽然金光瑶揭穿魔界的阴谋,但是他的为人始终让蓝忘机放心不下。

所以蓝忘机一听魏无羡这么说,立刻起身要去找他哥。

魏无羡一边慢悠悠地起身,一边高喊:“含光君你要去哪?打扰被人谈情说爱是会被马踢的!泽芜君敛芳尊!衣服快穿好啊!”

听魏无羡这么一喊,本来不相信自家兄长这么没分寸的蓝忘机,走出船篷还有点怕看到什么不堪入目的和谐画面。

但等蓝忘机真走出去,蓝曦臣和金光瑶就规规矩矩地站在隔壁船的船头在说话,虽然两个人的手是的确有在拉拉扯扯就是了。

本来蓝曦臣和金光瑶如果要在一起,蓝忘机就作为一个弟弟来讲,是一万个不同意,他就觉得他的兄长应该配世上最好的嫂嫂。可当他看到蓝曦臣看金光瑶的眼神时,他突然就不那么难以接受了。

他的兄长,真的很开心呢。

可是要走这条路要付出什么,蓝忘机比任何人都清楚,他只想知道,他的兄长是否真的下定决心了?

“兄长,你且过来一下。”蓝忘机开口。

蓝曦臣颔首,回头对金光瑶说:“我马上回来。”

金光瑶看了眼他们互相牵在一起的手,手指轻微的缩紧了一下,但很快的松开了,笑着点头:“好的。”

等蓝曦臣脚尖点地,跃到蓝忘机那艘船上后,金光瑶扶着船篷坐下来,头懒洋洋的向后靠着船篷边,放眼望着火烧云和霞光粼粼的河面。

秉着不打扰他们蓝家兄弟谈话的魏无羡屁颠屁颠地蹭到金光瑶旁边坐着。他本来以为他一坐下来,以金光瑶的个性一定会先开口打官腔找话题,可是坐了一会金光瑶还是没有打算讲话的意思,闲不住的魏无羡在无奈之下,只有先开口:“敛芳尊看夕阳啊?”

“嗯。”金光瑶点头。

“呃,夕阳是挺好看的。”

“是啊。”

金光瑶这一反常态的沉默寡言倒让魏无羡尬聊不下去了,于是他也就没兴趣扯下去,只想着让蓝忘机赶快和他哥聊完。

这边和魏无羡的心急不同,金光瑶此时太过安静了,不仅是他,就连周边的一切对他来说都太安静了。

金光瑶满眼望着落日一点点向山头隐去,耳边他听到潺潺的水流声音、木浆触碰船底和水面的声音还有自己的心跳和呼吸。

该走了……

金光瑶将目光移到蓝曦臣的身影上。

厌倦这一切,我将撒手人寰归去。
只怕留下我的爱人,孤苦无依。

真是对不起二哥,又骗了你。阿瑶不能和你一起回家了。

太安静了!魏无羡真的有些受不了。

“敛芳尊,你和我说几句话吧,你不是很能说吗?”魏无羡嚷嚷道。

可半晌也没听到回应,魏无羡疑惑地转头看他。却发现金光瑶靠坐在船头,像睡着一样双目紧闭,却已然没了气息。


26——

“仙督大人,您成功了,您真的成功了!阴蚀之门关闭了,那些可怕的魔物也消失不见了!我们活下来了!”缘份双眼红肿红肿的,很明显才大哭一场。

金光瑶刚刚回来,剧烈且熟悉的疼痛还在侵蚀着他的身体。他勉强的微笑道:“是吗?那太好了,那个老人家呢?”

“大人的计划大获成功,被大家叫出去庆祝了。”缘份说到这里,明显有些不好意思,毕竟一直在拼死拼活的人是金光瑶,而受到荣誉的人却是那位老者。

但金光瑶并不在意,他道:“那你怎么不去?”

“我要看着仙督平安回来才行,我一直担心仙督您会贪念那边,而耽误回来的时间,碎魂可不是闹着玩的。而且……”缘份嘴角僵硬起来,“而且我要送你去轮回啊,记得吗?我们一开始约定过得。”

金光瑶看着缘份越发难看僵硬的脸色,轻笑道:“你们是不是并不打算让我去轮回?”

话音刚落,金光瑶从那面‘镜子’都能看出缘份猛地一震的身子。

“你说过我救过金凌,成功改变过历史。所以我可以猜测,这已经不是我们第一次交易,我想也不会是最后一次,是不是?”

说完,金光瑶躺在上面的棺材消失了,周边变成了一望无际的青草地。除了草地就是白芒一片的天空。而缘分就站在他面前。

金光瑶笑道:“果然我早就不在那副棺材里了……那么,这是第几次让我回到过去改变历史了?”

“我,我也不知道。”缘份有些不敢直视金光瑶的眼睛,“就我参与进来而言,加上这回,是第二回。”

金光瑶眨巴眨巴眼睛:“所以呢?修真界得救了。你们上头要如何处置我?”

“……用阵法洗去您的记忆,让您沉睡。直到我们再次需要改变历史的时候,再将您唤醒。”缘份的声音越来越小,但也足够金光瑶听清楚。

“哈…哈哈哈……”金光瑶蜷着腿,捂着头一个劲的笑,“就像一条无限长的绳索?每次打结了,就需要我一次次死亡循环将它解开……然后还有下一个结等着我!哈哈哈,这太可笑了!凭什么!你他妈告诉我凭什么!”

说道最后,金光瑶还是失控地冲缘份吼出来。

缘份眼泪都快出来了,她伸出手想安抚他,却又不敢碰他:“您别这样。”

“我只不过想解脱而已,我承认我是个恶人,但是……够了吧,这样的惩罚够了吧。”金光瑶跪在地上,捂着脸痛苦地喘息。

缘份摇头,她看上去就和金光瑶一样难过:“这早就不是惩罚了,您当初犯下的罪早就赎清了。一个完美的任务执行者,一个能一次次配合阵法将所有已成的定局推到重来的人,上头那些人是不会放过这样的你。”

“……所以我该认命?”金光瑶藏在指缝下的眼睛有些呆滞。

“至少你不会记得全部过程。”

“你真会安慰人。”金光瑶面无表情地说道。

最后金光瑶还是躺在阵法上,双眼无神地望着白茫茫的姑且可以称之为‘天’的东西。在缘份准备启动阵法的时候,他突然说道:“下一次的时候,希望你可以不要和我说什么话了,就像你一开始那样,做个不苟言笑的姑娘。你不适合说谎,不要让我知道我面对的是一场永无止境的循环。就让我觉得,我只要做完这件事,我就可以解脱了。”

“好不好?”金光瑶扭头看向缘份,露出一个温柔的微笑。

缘份泣不成声,半晌才捂着嘴道:“不会再有下一次了,下一次我不会再参加这个计划了。”

金光瑶缓缓点了点头,然后突然想起什么,问:“你之前说过,你个人知道这是第二次启用我,那么是说你在参加这个计划之后启用我两次呢?还是之前你根本不存在,是我在你所说的两次之前的一次,做了什么,改变历史,让你存在了?”

缘份大惊,金光瑶的这份敏锐实在叫人心惊。

金光瑶笑了:“你不适合保守秘密,下一次……算了,对你来说,不会再有下一次了。”

“……”缘份沉默了许久,最后才自言自语道,“是啊,不会再有下一次了。”

“对了,你之前说我救了金凌,我不记得了。那是怎么回事?”

“那是个……不比魔界进攻人界轻松多少的故事。”

“……是嘛?那还是不记得的好。”

就在金光瑶闭上眼睛准备接受洗去记忆时,缘份伸手触碰着阵法的边缘,望着金光瑶的脸,呢喃道:“再见了,仙督大人……你的侄子,他真的很爱你。”

金光瑶听见缘份在说什么,正要睁开眼睛的时候,被阵法启动时的光芒糊了眼最后失去意识。

金光瑶再次醒来,不在棺材里,也不在那片白芒的草地上,而是躺在一个布置清雅的房间的床上。

金光瑶扶上有些昏沉的脑袋,却发现自己当初寻找阴虎符那段记忆并没有消失。

这里是哪里?

金光瑶挣扎着从床上起来,走过梳洗的铜镜前。

镜子里的自己脸色惨白如同大病未愈的病人,加上一袭白色单衣更是衬得人苍白的透明。一头青丝未绾,额间的启明朱砂已经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条二指宽的云纹抹额。

金光瑶颤着手指轻轻拂过额上布料的纹理,乌黑的眼珠蒙上一层水雾。

二哥?

金光瑶打开门,门外的院子里龙胆花开得正好,微风拂过,淡薄的花香扑面而来。

“……阿瑶!”

金光瑶朝声音的来源看去,蓝曦臣就站在走廊拐角处,捧着一大束金星雪浪的花苗。

看见金光瑶时那股欣喜和不敢置信熏红了蓝曦臣的眼睛,他几乎不敢上前,害怕那只是一个幻觉。

金光瑶冲他笑了,张开双手说:“二哥,我回来了。”


27——

金光瑶这次醒来没有在他经历过得任何一段时期,而是在他在乱葬岗上拆穿姚宗主事后的七天后。

当天,他在去往姚家的路上气绝,离他最近的魏无羡差点被当了靶子。但由于蓝忘机的拼命维护和姚昔毅知晓金光瑶死后态度太过嚣张。那姚昔毅就被认定为怀恨在心用了什么见不得人的手段谋害了敛芳尊。

进过医师诊断,金光瑶的身体完全没有问题,但没了生命迹象是无可反驳的事实。

百家查抄了姚家,囚禁那些姚家门生,看魏无羡当面摧毁了阴虎符后。便提议以最崇高的葬礼仪式安葬敛芳尊。却遭到了蓝曦臣和金凌的一致反对。

他们两个都是不愿相信,金光瑶就这么死了。

蓝曦臣将金光瑶的尸首带回蓝家,说这是他们约定好的。

期间蓝启仁和蓝忘机都劝他让金光瑶入土为安,可是蓝曦臣依旧固执的用灵力保持金光瑶尸身不腐不臭,如生前一样。

蓝曦臣日夜问灵,想知道有关他金光瑶死亡的真相,可是弦音缭绕,不见答声。

有人说,敛芳尊,恐怕连魂魄都散了。

蓝忘机问他,是不是还觉得金光瑶会回来。

蓝曦臣摇头,他只是不想让金光瑶离开他。

然后,金光瑶终是回来了,上苍没有舍弃他。

在金光瑶回来后,并没有清闲几天。

先是金凌来找他,抱着他大哭一顿,衣衫都哭湿了,还说要把才继承的宗主之位还给他。

金光瑶摸着明明比自己还高,却还赖在自己怀里的金凌的头顶,笑道:“小叔叔太累了,阿凌能帮帮小叔叔吗?”

于是金凌带着满腔的责任和某种称之为‘男人的承诺’的东西离开了云深不知处。

然后再是蓝启仁找他谈话,原本金光瑶以为蓝启仁是想谈关于自己和他侄儿之间的关系。可是他想错了。

蓝启仁只是问他,怎么知道有关魔界的事?还有患上这‘假死之症’的七天他到底怎么了?

金光瑶笑道:“我只是做了个梦,一个真实到可怕的梦。”

金光瑶不知道蓝启仁听后作何感想,但知道对方自然不信这番说辞。不过蓝启仁也没多问,末了,蓝启仁双手抱掌前推,身子磬折,对金光瑶深深作了一个揖。

“敛芳尊,继射日之征之后,你又凭一己之力解救万千性命,请受老夫一拜。”

金光瑶立刻还礼,并将身子压得更低,嘴里念道:“何德何能。”

不管是射日之征还是这次,无非都是自己的私心罢了,他又如何担得起这一礼。

最后,就是聂怀桑了。

“思思姨和碧草侍女,你让她们走了?”金光瑶还没等聂怀桑说话,就率先开口,并往聂怀桑瓷杯中倒茶。

聂怀桑原来来之前还想装装样子,但现在他也没必要装下去了,他端起金光瑶给他沏的茶吹口气,轻抿了口道:“嗯,杀了。”

金光瑶眼睫一颤,没有说话。

但聂怀桑却接着说:“三哥你如今是拯救修真界的大英雄,那两个身份低微的老女人说的话又怎么能信。再加上那天三哥突然气绝身亡,群愤以起,她们要是在这个时候说些什么,恐怕会当初魔界同党,虽然那些人都是些道貌岸然的伪君子但是也不全是草包,万一他们顺着那两女人一路查下去,我恐怕会被拉下水,所以杀了她们是最好的办法。”

“……”聂怀桑见金光瑶没有说话,依旧自顾自的摆弄他的茶具,又笑道,“三哥,那两个女人可是你当初心软没舍得杀的人,现在被我杀了,你作何感想?”

金光瑶这才抬眸望着他,笑道:“嗯,松了口气。”

聂怀桑脸上的笑容消失了,他冷冷地说道:“看,这才是我三哥啊。你那日如此大义还真是差点让我没认出你来。三哥你还真是了不起啊。”

金光瑶也收起嘴角的弧度,眼前的聂怀桑和二百年后的那位老者的脸重合起来,一双苍色的眼睛相差无几。

“不,你才是真正了不起。”

聂怀桑走后,金光瑶就和蓝曦臣过了几天腻歪的日子,但好景不长。

互表心意之后,便四处云游去了的蓝二夫夫俩回来了。

一回来魏无羡就全程盯着金光瑶,但金光瑶问他有什么事,魏无羡便右什么话也不说。

被盯得心里直发毛的金光瑶,还暗示他二哥同蓝忘机说说,让他管管。可蓝忘机托蓝曦臣带给他的回答是“无妨,随他去。”

你是无妨!可我有事!

金光瑶无奈地叹口气,扭头望着又躲在角落里偷看他的魏无羡:“魏公子,你究竟有何事?你再这样我就找叔父告状了。”

“别别别!”魏无羡立马溜出来,虽说同样是‘侄媳妇’,这蓝启仁可是偏心偏到天外去了,金光瑶一告状,那他还不是吃不完兜着走。

魏无羡本来想坐在金光瑶旁边,但想了想还是坐到对面去了。

“说罢,你到底什么毛病?”

“你才有毛病!”魏无羡下意识就回嘴,然后才清了清嗓子,有些扭捏地说,“我,这不是怕我一转眼,你就死了嘛。”

金光瑶还是笑着,但是眉头已经皱起来了:“这话最近我二哥也经常对我说……从你嘴巴里说出来……抱歉,实在有点恶心。”

魏无羡连忙挥手:“你可别误会啊,我一心只有我蓝二哥哥。”

“所以呢?”金光瑶眉头这才展开。

魏无羡挠了挠后颈,道:“不是那天嘛,和你说话,说着说着你就没气了。当时一群人第一反应都是我做的,我被冤枉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本来也没什么……就是,蓝大哥当时抱着你,看我的时候。蓝湛很伤心,我从来没有见过他那么伤心的样子。他知道不是我杀得你,却无法说服蓝大哥不是我做的……”

金光瑶低下头,沉默了会,才道:“对不起?”

“这和从鬼门关溜一圈回来的你有什么关系?”魏无羡笑了,他伸了个懒腰道,“重活一次不容易啊!”

金光瑶这才真正的笑了,深有感触地说:“是啊,真的不容易。”

魏无羡看到他这么笑,突然说道:“总觉得,敛芳尊和我想象中的不太一样。”

“那你想象中的我是什么样子的?”金光瑶问。

魏无羡便毫不客气地张嘴就来:“卑鄙狡猾、不甘平庸、野心极大、心狠手辣、不择手段、八面玲珑……我说了你这么多坏话,你怎么不叫停?”

“我应该叫停吗?”金光瑶笑着反问。

“你看看,完全不一样。”魏无羡摊手。

“想象终究是想象,有出入很正常。”

“可是我对你的了解完全出自于共情赤峰尊的记忆得来的。”

金光瑶点点头:“那就难怪了。”

魏无羡摸了摸下巴:“其实,我倒是很想看看敛芳尊你的记忆。”

金光瑶笑眯了眼睛,道:“你不会想知道的。”

——————END——————

评论

热度(735)